合肥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孩子在红黄蓝艺术幼儿园内死亡 家长讨说法碰壁

发布时间:2019-09-16 19:19:12 编辑:笔名

 >  孩子在红黄蓝艺术幼儿园内死亡 家长讨说法碰壁 2013-04-22 15:50:00  

小佳慧生前的照片

现在的红黄蓝艺术幼儿园大门紧锁,门上的牌子已经摘掉

郭佳慧的奶奶想起孙女痛不欲生

门缝刚刚打开一点,卧床不起的黄艳红挣扎着坐起,大声地询问:“回来了么,孩子回来了吗?”

黄艳红是河北省大名县旧治乡李六七牌村村民。她所询问的孩子,是上小学五年级的女儿郭佳慧。

3月26日,年仅12岁的郭佳慧在其寄宿的幼儿园内突发疾病,在大名县医院抢救7天后,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家长怀疑小佳慧没有得到及时、对症治疗。父亲郭艳杰称,在女儿去世后了解到,孩子所在的寄宿幼儿园没有办理任何手续,而且无证经营了十多年。他们认为,政府部门对小学生寄宿场所的卫生环境、餐饮、医疗监管缺失,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花样少女寄宿学校“发烧”后死亡

35岁的郭艳杰是当地一名普通农民。他和妻子黄艳红常年在外地打工,而女儿郭佳慧在大名县北关小学上学。由于无法照顾女儿,郭艳杰便将女儿送到了由退休教师郭海芳开办的“红黄蓝艺术幼儿园”寄宿。

郭艳杰说,这个幼儿园不仅仅招收学龄前儿童,小学生也可以在这里寄宿。小佳慧吃住都在幼儿园,每月交300元寄宿费,周末回一次家。就这样,小佳慧在幼儿园里寄宿了4年。

郭艳杰称,夫妇二人外出打工就是想多挣些钱,让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,过得好些,所以将孩子送到县城上小学。

没想到一家人的梦因此破灭。

据郭艳杰回忆,3月18日15时,红黄蓝艺术幼儿园园长郭海芳给自己打电话说,小佳慧发烧了,已将孩子送至附近诊所看病并打针吃药。郭艳杰不放心,便骑车去幼儿园探望。来到幼儿园后,发现女儿在床上躺着,并说自己很困。

“我当时提出要将孩子接走,郭海芳说‘已经打过针吃过药了,让孩子睡会儿吧,没事你走吧’。”郭艳杰尽管内心有些忐忑,但看到孩子已经睡下了,还是拜托郭海芳费心照顾孩子,并留下到诊所打针吃药的8元钱离开了。

让郭艳杰没想到的是,3月19日凌晨,郭海芳再次打来电话,说小佳慧病情加重,已送往大名县医院救治。当郭艳杰赶到大名县医院时,看到女儿已经昏迷不醒,正在病房里输液。

随后,六神无主的郭艳杰找到在县城开药店的朋友,让他来帮自己出主意。他的朋友到了大名县医院后,对医生提出了疑问:孩子输的什么药物?是否做过检查?为什么没有检查就输液呢?

郭艳杰说,在朋友的催促下,大名县医院才给小佳慧做检查,并实施抢救。“当时我女儿完全没有了意识,已经使用了呼吸机。”

在连续抢救了7天后,不幸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。小佳慧于3月26日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,花一般的生命就此枯萎。

家属终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

4月18日,中新网记者来到小佳慧的家中。记者同郭艳杰走进昏暗的屋子,普通的砖房,没有什么家具,也没有什么家电。

小佳慧的母亲黄艳红已经神志不清,看到丈夫进门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,不停地问:“孩子回来了吗?你把孩子接回来了吗?”

郭艳杰告诉记者,黄艳红得知孩子离世后就一病不起,之前一直住在医院里,由于家里经济条件差,不得已接回家中休养。“她接受不了女儿去世的事实,整日疯疯癫癫的,一直认为女儿没有死。”

小佳慧的姑姑红着眼圈说,孩子十分懂事,回到家后就帮着奶奶做家务,为奶奶梳头、洗脚。小佳慧的奶奶得知孩子的噩耗后也病倒了,谈到自己的孙女,拉着记者的手放声痛哭,说不出话来,只能依稀听到“回来”二字。

郭艳杰拿出女儿以前的照片,照片上的小佳慧笑靥如花。看着女儿的照片,郭艳杰也忍不住哽咽。

死者家长“讨说法”四处碰壁

郭艳杰认为,小佳慧生前一直寄宿在郭海芳办的幼儿园,郭海芳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据介绍,郭艳杰忍住内心悲痛,曾找到郭海芳家理论,想了解事情经过,郭海芳却避而不见。郭艳杰说,他曾给郭海芳打电话,郭海芳在电话里称:“有本事来告我吧。”至今,郭艳杰也没有见到郭海芳。

郭艳杰称,据了解,大名县红黄蓝艺术幼儿园已经经营了十多年,约100多名小学生吃住在她家中,每人每月收取300元寄宿费,如此规模的经营性寄宿学校,却未办理合法手续。

事发后,郭艳杰经过咨询和查询相关法律、政策后得知,个人办幼儿园需办理《民办教育办学许可证》和《幼儿园等级证》等相关手续。而且消防、卫生、医疗等多个部门,都应进行各自的监管。

“郭海芳没办手续一干就是十多年,政府部门是如何监管的?”郭艳杰疑问。

在郭艳杰以前拍摄的红黄蓝艺术幼儿园照片上,记者看到,幼儿园门口的牌子上写着:小学生托管。4月18日,当记者来到幼儿园现场时,发现牌子已经摘掉了,铁门紧锁着,从外面根本看不出这里曾是一所幼儿园。记者试图联系郭海芳,但其电话关机。

据郭艳杰介绍,大名县医院直至小佳慧死亡也没有说明小佳慧的病因,只说明死亡原因是颅内感染。

郭艳杰说,大名县医院只在抢救第一天建议小佳慧转院。但当时的小佳慧正在急救,戴着呼吸机,没办法转院。在此后7天里,医院再也没有提出转院的建议。

如今,小佳慧的遗体还没有安葬。郭艳杰多次找到政府主管部门讨要说法,但是政府部门至今总说会协调处理,对于他提出的要求总是推脱。

事件的发生也引起了河北知名律师李庄的关注。李庄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:“助理前往调查发现,该园竟然有近百名学生寄宿,数年来无任何营业、食品健康和消防安全等手续。孩子突发疾病后又盲目送到无行医资格的个体诊所厌恶救治,悲剧酿成,应当尸检,依法追责。”

医院称与己无关 政府部门表示将协调解决

对于郭艳杰所说的情况,记者连日走访有关单位核实。

4月18日,记者来到大名县医院,提出采访小佳慧的主治医生,了解事情经过。大名县医院办公室主任称,这事和医院没关系,记者采访需要和大名县委宣传部联系。

4月19日,记者来到大名县教育局,询问红黄蓝艺术幼儿园是否拥有合法的手续。教育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,自己是新来的,对此事不清楚,让记者询问教育局职成科。记者来到职成科,一工作人员对记者说,领导不在,自己是新来的,不了解此事。随后,又有教育局工作人员称,此事由大名县委政法委负责。

记者先后两次来到大名县委政法委,政法委工作人员称,负责此事的政法委副书记张平下乡征地去了,记者采访需要和大名县委宣传部联系。

在大名县委宣传部,工作人员出示了一份《大名县关于网络反映郭佳慧死亡一事情况的说明》。记者在该说明上看到:郭佳慧死亡原因为颅内感染。大名县委、县政府成立了由县政法委、县教育局等多部门参与的“3.26”应急处理工作组,将协调解决此事。

采访期间,大名县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通过县委宣传部转告记者,郭海芳所开办的红黄蓝艺术幼儿园确实没有相关证件,政府已经对该幼儿园依法取缔。该工作人员称怕说错话,不敢正面接受记者采访。

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,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(发邮件时请把#换成@),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。

儿童风寒感冒吃什么药
小孩子咳嗽吃什么好
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
宝宝肚子响喝四磨汤